Insight TD Magazine Logo
Insights

学习科学101: 5种提升专业能力的学习与发展实践

Friday, November 17, 2017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 我描述了从初学者成长为专家过程中专业知识演变过程, 以及在每个阶段工作所表现的一些正常特征。例如, 称职的安全分析员能够评估一个典型的情况并提出建议, 但当情况变得复杂的情况下,他们的工作效率会降低,甚至有可能会变得手足无措。然而,安全分析专家在实践中积累了广泛的经验,能够更好地解决混乱复杂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你在更复杂的情况下,经常听到这样的一句话,“我们召集专家…”。当然,这并不是说称职的分析师有缺陷,他们只是还没有提升到更高的专业水平而已。

因为新手、称职、熟手和专家工作者之间的表现差异很大, 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让人们向更高的专业技能水平迈进, 这样他们就能为他们所在的团队和组织做更多的工作。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 这对学习和发展的从业者有什么影响?这意味着学习和发展的主要工作内容不是在内容的开发上,而是在人的开发上。

让我们回顾一下学习与发展从业人员在其组织中经过实践证明有效的培养专业知识的方法。通过了解开发和维护专业知识的相关科学,学习和发展的领导者和实践者可以将他们的实践转向直接影响工作结果的策略。也就是说,他们增长了专业知识,是实现人们可以在更高的能力水平上来开展工作。以下是其中的一些做法:

理解工作

我们的工作是帮助员工 "做这项工作"。但是许多学习和发展的从业者并不能深刻地理解他们竭尽全力去支持员工的工作内容。如果他们不了解他人的工作, 那么就很难帮助他人去提升他们的专业性。我们不能把主题专家的内容变成电子学习的内容,并把它算作一天的课程,无论它看起来有多好。

帮助人们在训练中使用信息,就像他们在工作中所做的那样

正是通过脑力劳动和应用, 人们才学会做这项工作。在纵横字谜中执行拖放练习或查找单词, 并不能获得专业技能。换言之, 培训活动应主要反映工作中的活动。塔尔海默对培训活动应如何反映工作活动进行了很好的讨论;以下是我对他的观点的总结和分析。

使用与工作/行为表现类似的学习情境。

现实实践、情境问题和模拟都是理想的学习环境。如果他们正在学习如何在训练中做出某种类型的决定, 那就让他们练习如何决定, 而不是回忆他们的做决定的经历。类似工作中的现场反馈也同样需要。由于场景相似,所以这将使得他们更容易记住在同一种场景下,如何做好同样的工作。

让人们在工作/行为表现类似的情况下找到并使用信息。

在培训中查找和使用信息资源, 就像他们在工作和平时的状态下使用它一样。例如, 如果有人需要使用特定的文档并填写特定的表单来处理投诉, 请让他们使用该文档并填写该表单, 同时学习如何处理该课程中的投诉。这使得他们更容易适用在工作中, 因为情况是一样的。

别适用同样的方式训练新手和专家

“专业逆转效应”告诉我们,教育技术对于已经储备不同知识水平学习者的应用效果非常不同。学习者获得的知识越多,学习和发展就越需要调整教学设计方法。例如,我们需要为新手提供更多的指导,但随着他们变得更加专业,过多的指导反而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

鼓励实践

许多培训中似乎缺少一个元素,那就是练习。如果人们不能完成他们的工作,不理解工作的内容,甚至只是勉强胜任的话,他们的工作都无法高效。从2016年3月《学习101篇》的文章中,观察下图,看看不同层次的专业知识有什么不同。较低水平的专业知识是否有效?

新手初学者 有能力的 能手 专家
无经验 一点经验表现达标以角度和经验为导向的灵活性广泛而丰富的经验
遵循简单的指导运用记忆,事实,以及简单的章程来执行任务运用情况分析以及判断能看到不那么熟练的员工缺少的细微部分精心组织的深厚知识和流畅的经验回收
  或许欠缺速度和灵活性关注情况的重要方面基于丰富经验的直观理解
   全局指导绩效注意到细微差别,联系,以及有意义的模式
    能够解决困难棘手的问题

找到你所在的位置, 看看你需要多少练习。你将如何确保人们得到足够的练习?所有的练习都不一定非要在正式的训练中发生。我们如何能与导师和其他人一起工作, 以方便大家可以练习?如果我们从事发展人的业务,那么 我们的工作必将延伸到教室 之外。

支持各方面专业知识的建设

在《国际终身教育杂志》的一篇文章中, Yielder提供了一个广泛的模型, 说明专业技能在模型中的样子和范围。她列出了五方面的专长:

1、知识库(其特定领域知识的广度和深度)
2、认知过程(获得信息、推理、解决问题、感知能力)
3、内部过程(意识、舒适性、灵活性、适应性、道德性)
4、人际关系(参与、关系、团队合作、冲突能力、沟通技巧)
5、专业实践(技能、标准、效率)

作为学习和发展的领导者和实践者,我们倾向于在某些领域做更多的工作(通常是第一和第五点),而在其他领域所做的工作则很少。当然,专业知识需要所有这些领域的内容。即使是在一个领域内的高等教育,也不会试图在这些领域的范围内为人们做准备。

参考书

Dunphy, B.C., and S.L. Williamson. (2004).追求专业知识。面向专业发展的教育模式。健康科学教育的进展,(9)2,107-127。

Kalyuga, S., Ayres, P., Chandler, P., & Sweller, J. (2003). 专业逆转效应。教育心理学家、38、23-31。http://ro.uow.edu.a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141&context=edupapers

Kinchin, I. M. & Cabot, L. B. (2010) 反思专业的维度:从线性阶段到双重加工。伦敦教育评论,(8)2, 153 - 166。

www.kcl.ac.uk/study/learningteaching/kli/research/pres-pubs/c-mapping/LRE-Expertisekinchin-cabot2010.pdf

Thalheimer, W. (2010). 人们忘记了多少?工作学习研究公司

www.work-learning.com/catalog.html

Yielder, J. (2004). 专业知识整合模式及其对高等教育的启示。国际终身教育杂志,23, 60 - 80。

译者:陈湘曦

关于作者

Patti Shank, PhD, CPT, is a learning designer and analyst at Learning Peaks, an internationally recognized consulting firm that provides learning and performance consulting. She is an often-requested speaker at training and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conferences, is quoted frequently in training publications, and is the co-author of Making Sense of Online Learning, editor of TheOnline Learning Idea Book, co-editor of The E-Learning Handbook, and co-author of Essential Articulate Studio ’09.

Patti was the research director for the eLearning Guild, an award-winning contributing editor forOnline Learning Magazine, and her articles are found in eLearning Guild publications, Adobe’s Resource Center, Magna Publication’s Online Classroom, and elsewhere.

Patti completed her PhD at 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 Denver, and her interests include interaction design, tools and technologies for interaction, the pragmatics of real world instructional design, and instructional authoring. Her research on new online learners won an EDMEDIA (2002) best research paper award. She is passionate and outspoken about the results needed from instructional design and instruction and engaged in improving instructional design practices and instructional outcomes.

成为第一个评论者
登录来发表评论
抱歉!我们的服务出了问题。请稍后再试。